您的位置: 首页>桥山撷英>文学天地>正文
二号煤矿崔雨散文——母亲
发布时间:2021-05-08 16:57:05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我是只纸鸢,被名为母爱的线所牵连,我所有的振翅高飞,皆是为了回报那难以名状的爱的目光。

—题记

很久之前就想为母亲写点什么,可每念至此,就会词穷,无处落笔。

转眼二十七载,母亲用她最美好的青春岁月伴我成长,待我有能力挡一面的时候,岁月沧桑的印迹已深深的印在了母亲慈祥的脸上,乌黑的秀发之间银丝也悄然而生,印象里可以为我遮风挡雨的母亲现在却要踮着脚尖帮我整理衣领。不经意间,我长大了,有了本身的家,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,一切都变了,或许唯一不变的,是母亲的那份体贴与关怀。

有一件事我记得很清楚,那是我上初一的时候,有天早上醒来的很早,一看表才4点半,想着再睡会却睡不着,于是我决定去网吧上网,一边想着一边从床上翻身而起,穿好衣服,洗漱完毕,正准备暗暗的溜走,没想到母亲也醒了,看到我起来这么早,便问我:“这才几点啊,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”?我撒谎道:“妈,老师昨天在黑板安置的作业题我还没做完,我得早点起来到学校把题做完”。“那也不消这么早吧,外边天还黑着,你……”不等母亲说完,我便打断她,说道:“哎呀妈,我学习上的事你得支持我啊,我走了啊。”说罢,便急匆匆的推门而出。

我兴冲冲的跑到网吧玩了两把游戏,便向学校走去。到了学校,准备买早餐的时候,才发现早上走得急,忘了拿放在桌子上的钱了,“不利,算了,饿一顿就饿一顿吧”,我在心里想着,向教室走去,快到教室的时候,我傻眼了,母亲正站在教室门前,手里还提着豆浆和葱花饼,就静静地站在那里,看着我一言不发。我不冷而栗地一步两步挪到了母亲跟前,做好了承受母亲怒火的准备,没想到母亲却安祥地说道:“我早上起来看见早餐钱你忘了带,便买了吃的给你送过来,可我没想到教室一个人都没有,我在这等了快一个小时了,看见你,妈也就安心了,这豆浆和葱花饼都凉了,这三块钱给你,你一会本身买点吃的吧。”听了母亲的话,那一刻我的表情犹如一颗还未成熟的青苹果,苦涩酸甜一下子涌上心头,还不等我说话,母亲便把钱塞在我手里,转身离去了。我怔怔的看着母亲渐行渐远的背影,猛然好想哭,我在心底暗暗发誓:再也不做欺骗母亲的事情了。

后来有一次和母亲聊天提到了这件事,母亲笑着说:“我当时真想好好打你一顿,可那又能怎样呢,再说了,当着你那么多同学,妈也想着给你留点面子,等你回家了再好好教育教育你”。我哈哈大笑起来,恰遇阳光照耀,暖在心头,浓浓的母爱湿润心间。

在我参加工作以后,与母亲的沟通也越来越少,电话也是偶尔打一次,每次都是简单的问候就挂断了。还记得上次回家,父亲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跟我提起:“你妈她人心眼小,总是舍不得你,老惦记你。记得你第一次出远门工作,你妈整宿整宿的睡不着,跟我不绝念叨你。从你出生,到你上小学、中学、大学,转眼就毕业出去工作,零零碎碎的大事小事,一件都没落下,她想你睡不着,还非要我听着,害得我几个晚上都没睡好。以跋文得多给你妈打电话,她还当你是个孩子,动不动就想你”。听到这里,猛然就感觉鼻子很酸,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,犹如心底某个软和被触痛,停不下来,那种感觉,张不开嘴,说不出口,却真真实切的想要哭一场。后来,我时常给母亲打个电话,我知道母亲总在期盼这个电话,等待儿子千里别传来的声音。

2021年1月19日是母亲60岁的生日,我从店头驱车四百多公里回到家为母亲庆生,因为国内疫情反弹情况比较严重,公司对疫情防控很是严格,之前对母亲说过过生日的时候可能回不去,这次回家没有提前告诉母亲,当看到我和妻子还有女儿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,母亲的那种惊喜之情溢出了眼眶,而我,看着母亲高兴的样子,欢愉之情也悄然打湿了眼睛。

60岁,母亲竟然都60岁了。年轻的岁月已走过,经历的岁月成积淀,持家的岁月为生活,操劳的岁月沧桑磨。岁月啊,犹如一卷无字经书,缓缓记载着母亲一朝一暮的风华,也如小溪潺潺,不经意间便已东流而去,但纵使岁月散尽,那飘散着甜滋滋暖意的母爱,仍荡漾在我的心湖。

亲爱的妈妈,母亲节快乐!愿我的祝福,如一缕绚烂的阳光,在您的眼里流淌。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