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>桥山撷英>文学天地>正文
铁运公司王妮散文——一个平坦的名字
发布时间:2021-05-08 16:41:49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上周回家看望母亲,到家时天已黑了。很久没回家了,母亲见到我甚是开心,刚进门母亲便立刻忙碌起来,为我准备我爱吃的饭菜。舟车劳顿满身疲惫的我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一边休息,一边静静的等待着。隐约间,母亲忙碌的身影,满头的白发以及那张不知不觉中已铺满皱纹的脸,刺伤了我的双眼。恍如昨日,母亲还黝黑的长发,如今已两鬓花白。

听外婆说,母亲年轻时性格活跃,容貌姣好,是校园里的文艺分子,当过主持,打过篮球,唱过歌,跳过舞。外婆家的相框里,母亲明澈的眼眸,高挑的身材,胸前平躺着一双长长的麻花辫,母亲秀丽的容颜早已刻入我的脑海。无论时光如何变迁,无论岁月在母亲身上留下了多少印迹,但在我心里,母亲仍旧是最初我在外婆家相框里看到的阿谁模样,从来没有改变过。

年轻时的母亲十分擅长针线活。譬如绣鞋垫、织毛衣、呐鞋子此类的针线活,都是母亲年轻时最擅长的。小的时候,母亲为了节省家庭支出,我们姐弟三人穿的鞋子,毛衣,都是母亲熬着夜,一针一线织出来的。虽然不是买的,但织的不比买的差,甚至要更好。因为母亲织的毛衣都是用她精挑细选的毛线织出来的,款式新颖且一无二。那时候,每当穿上妈妈新织的毛衣,都会引来周围邻居及同学一片称赞和羡慕的眼神。

小时候,家里孩子多,负担重,父亲一个人挣钱养家十分艰难。为了减轻父亲的重担,母亲一边拉扯三个孩子,一边打零工补助家用。在农户家里包苹果、去小煤窑开绞车,这些都是妈妈那些年常干的零工。虽然生活艰难,但为了让我们姐弟三人在吃穿上和其他孩子不差毫几,母亲坚持打零工十多年,直到我上初中那年,母亲生了一场大病,再后来,父亲加了薪,家里的生活条件追渐好转,从此父亲坚决不让母亲在外打零工了。

母亲是一个坚定而乐不雅的人。母亲做过三次手术,腹部因手术留下了三道明显的疤印。每次看见,我总是有意视而不见,不是不在乎,而是害怕,更是心疼。而最让我心痛的是,母亲不到四十岁就因病切除了全子宫,正是这个原因加速了母亲的衰老,使母亲看上去比同龄人老了许多。但是无论生活有多难,无论生活给了母亲多少磨难,母亲从来都没有埋怨过,而是乐不雅面对。养儿育女,是母亲终其一生平凡而高尚的事业。女人本弱,但当了母亲以后,再脆弱的人也会变得坚定起来。

母亲是一个平坦的名字,一个天下儿女心中最暖心窝的称呼。每次回到家里,母亲总是高兴的忙前忙后,买菜、做饭 ,乐此不疲。为人妻,为人母后的我们,面对家庭,总是会有很多责任必需去承担,常常忽略本身。但只要回到家里,我们仍旧可以做回孩子,被母爱着,幸福不已。

母亲更像一条温和的河流,倾其一生陪伴我们成长,是我们最初平坦的起点。当我们遇到挫折时,母亲那不怕艰难险阻、奔腾向前的坚韧力量能给予我们无数的感动和启迪;而当我们幸福快乐时,母亲的喜悦化作了一段青山里温和的秀水,每一滴都像是她关爱的爱,托举起我们远航的脚步。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(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